前男友(上)

6210の日+α:

KEYWORD是七年之痒和……总裁文。


 @Yamakaze2417  @悦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到把这俩个放一起写的……总之请查收(;´・ω・`)


我也不知道要写多长,应该最多就是上中下……了吧。






他难得一次在衣柜里东翻西找想找出那件狠心下了血本买却公司面试之后就再也没怎么穿过的定制西装的时候偶尔翻出了几件一看就不属于自己的衣服。


上衣样式是大约一年前的那种流行款,长的他肯定穿不了的牛仔裤上镶着流苏似的链子,紧梆梆的皮衣因为太久没人穿过似乎都有点颜色发旧。


怎么看都是和平时的他没有缘分的衣服。


他把那些衣服拿在手上,时隔多年似乎终于想通了为什么电视剧里的人分手之后都争先恐后地要把家里所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打包扔去当可燃垃圾。


当可燃垃圾也太浪费了,倒不如卖给古着店算了。那家伙的衣服的话,大概能卖个不错的价格的。


他拿着自己前男友的衣服,这么思考着。




前男友




二宫和也住着一间位于市中心的1LDK的房子,离车站的距离走走只有三分钟却还带了个没放车的车库,楼下就有个便利店隔壁就有个大超市。房子里就算堆了二宫那些各式各样的游戏和各式各样的游戏漫画也还是足够再塞个人进来。只有一间的卧室里放着个KINGSIZE的床,宽敞地足够让他站上面和家后面的东京巨蛋里同步上演一场棒球比赛。配套的衣柜也是足够的大,二宫那些少得可怜的衣服连旧内裤都一起塞进去了却也还是占不满一个角落。




——真没想到二宫君会租这样的房子住呢。


之前偶尔有个算熟却也没多熟的大学时代的同学偶尔因为点事情在他家的沙发上留宿了一晚上之后就留了句这样的评价,「说起来二宫君现在是在哪里上班啊?能住这样的房子一定是个不错的公司吧。」


眼神里一半憧憬一半好奇合起来就是百分百的八卦,二宫只能无奈地笑笑,说,也不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公司。


他没有说谎。




自从大学毕业到现在的七年间他一直都在同一家公司工作,说不上是什么大家都知道名字的一流商社却也不至于沦为二流,介于中间,不偏不倚,和二宫心里的追求不谋而合。当初会把这家公司当作第一志愿的理由也是如此,而他当初所希望的职位也是一个类似的职位。不会太辛苦也不会太轻松,工资不会太高却也不低,不会太引人注目又不会太默默无闻。


而意外的那家第一志愿的公司却也意外的比其他的公司都要来的顺利。第一次面试之后当天晚上他就接到电话让他第二天到公司去二次面试,这让二宫有些不可置信。


他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他大学念的是个神学系,听起来似乎很稀奇在面试的时候也会被抓着这点问这问那的,可其实也没有什么公司会特别需要一个神学系的毕业生来坐在办公室里做报表而不是去当神父。他的大学虽然还不错却也没有耀眼地像是东大那样,成绩也就那样,不上不下,不高不低,看得过去而已。面试的时候似乎也没什么语出惊人的发言——说白了,他压根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实力资本能让对方这么看重自己到晚上十点他正和网游奋战的时候打电话来通知你第二天去最终面试。


可他第二天还是乖乖地穿了西装准时去了。就算是天上掉馅饼的事,能砸到自己身上的话,不也挺好吗。




直到很多年后二宫和也偶尔也都会有想过,如果那个时候他没接到那个电话也没去那场只为了他一个人开的也只有一个面试官的最终面试的话会怎么样呢。


可是后悔也没有用了。


任何一件事情,后悔也都是什么都无法改变的。


无论是他也好,相叶雅纪也好。




×××




那天他在最终面试的房间里遇到的是他的一个高中同学。确切点来说,是初中到高中的时候的同学。刚刚推开门看到对方的脸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对方喊了一声自己ニノ之后,记忆才像潮水一样涌进来,回放的速度快得像是动画里的走马灯。




他和相叶认识是在初中的时候。


他们学校是个寄宿制的私立学校。他们初中的时候分在一个班,入学那天二宫早早地到了教室挑了个最后排靠门的位子坐着,而差点就迟到的相叶急急忙忙从后门冲进教室的时候很顺理成章地也就坐在了门边上也是二宫边上那个空着的位子。老师在上面讲着无聊的注意事项他们俩个人仗着地理位置优势讲起了小话,一来二去到了下课铃声响的时候,就这么成了朋友。


结果分宿舍的时候又刚巧成了上下铺,于是两个人便更加的形影不离。从教室到食堂到宿舍,那时候的相叶还不像后来那样朋友遍地,似乎是第一次待在寄宿学校的经历让他挺怕生。刚好从那个时候开始二宫就懒得去交什么朋友,相叶想赖在他的身边,那也就让他赖着,这么一赖就是六年。


说起来那六年间他倒也没去过相叶家里,倒是对方经常会在假期也跑到自己家里来住,自家父母和姐姐宠他宠得上了天都不知道到底谁才是那个亲生的了。


六年的时光在人生里说长不长说短却也不短,无论如何也足以把相叶雅纪这个名字用一种最刻骨铭心的方式刻在了他心里,左边刻着存钱,右边刻着游戏。


等注意到这种在普遍大众的理解里是被定义为友情的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开始变质的时候已经是临近毕业准备大学入试的时候了。二宫选了所平均偏差值挺高的学校里偏差值挺低的专业,可就算如此备考也还是很忙。相叶却是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还是有天突然连接上了AB血型星球的电波,突发奇想要去考个美术大学,却是个不画画只听理论的专业。备考倒也没那么地紧张,于是两人宿舍里,就变成相叶整天在二宫耳边念叨,二宫看着那让人头疼的英语书,偶尔才应上一两句。


有一天相叶突然对他说,ニノ,你不要考那个学校了好不好。


「哈,你在说什么啊まーくん……」


他刚想翻过下一页书页却被相叶抓住了手。上了高中之后对方一下子长得比自己高了几公分力气也要大上许多,他就这么被按着肩膀半强迫地从书页上移开视线转而看向相叶。


对方的表情一脸的认真,认真的的像是前段时间拒绝那个隔壁班的班花告白一样的表情。


「ニノ和我考一个学校好不好?」


「まーくん……」


「这样就能又和ニノ在一起了……」


「别开玩笑了。」


「我认真的。」


二宫有些心虚地别开了脸,他也知道相叶那眼神是认真的,六年的时间里,让他充分地了解了相叶雅纪这个人看起来好软好捏的外表下那种怎么都无法被人左右的性格。


他说他是认真的,那就是认真的。


其实他也不否认听到对方的提案的时候有那么丝的心动。可就是那种心动的感觉让他不敢再多想。


「不可能的……」


「那、那我去考ニノ的大学吧?是神学对吧……出愿的时间……」


「别开玩笑了!」


注意到的时候二宫已经喊了出来。记忆里的六年他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对相叶说过话,然后他更不敢看相叶了,不敢去看对方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表情。


啊啊,应该看起来会要哭了吧。真是的,明明长着张那么帅的脸却那么喜欢哭……


可出乎意料的,一个柔软的触感敷上了他的嘴唇。


他终于移回视线的时候,却发现相叶雅纪就这么亲上了他。




他和相叶雅纪的高中生活的最后,就由这个莫名其妙的吻落下了帷幕。


那之后相叶就跟逃跑似地一直避开他。对方考完了大学的考试就从宿舍搬了出去,最后却是连毕业式都没有参加。


之后两个人的大学考的天南地北,虽然不至于一个跑去北海道一个跑去冲绳,却也不会再像以前同一间宿舍上下铺那样近了。地理位置上虽然都还算在东京,可是想要见一面却是要耗上太久的时间。一开始相叶还会在LINE上每天跟他报告大学里的事情,可时间久了那消息的频率也逐渐降低,到了最后,和相叶的那些聊天记录,已经逐渐沉到了最底下怎么翻也翻不到的地方了。


然后,直到今天。




「ニノ想到我们这里来工作吗?」


对方像是面试官一样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声音里似乎带着点笑意,打断了他的思考,那么多年过去了那有些沙哑的声音却仍然是没有变。称呼也是过去时的称呼,那声音敲打着耳膜,却莫名其妙地让心脏跳个不停。


一定是因为紧张吧。


可沉默了很久二宫最后还是神使鬼差鬼迷心窍地点了点头。看到自己的回答相叶似乎很开心的样子,脸上带了那种熟悉到让人怀念的笑容。那笑容让二宫一瞬间都忘记后悔了。


结果他就这么进了那家公司,职位还不是他原本写的那个企划部,而是直接成了相叶的直属秘书。




等他进了公司才知道相叶是这家公司里那总裁的儿子。二宫想,难怪以前让对方请自己吃饭都没拒绝过半次的。当了六年的朋友连初吻都一起不小心给对方了却还不知道对方是个富二代,那种感觉,说不出是后悔还是不甘。


可总裁的儿子有时候也不是什么好事。相叶在公司里做个CEO的代理,可是从一个刚从毫无关联的美术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只是仗着血缘关系就坐上这个位置,就算表面上都毕恭毕敬的,心理上和行动上都不会有任何一个普通职员服气的。


而那迁怒也连坐到了俗称走后门进来的二宫和也。


这让二宫觉得一切似乎回到了过去。初中时代似乎也是如此,怕生的相叶和懒得交朋友的自己,靠在一起互相取暖,就好像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俩个人似的。


可相叶终究是变了许多。那时的相叶就算想去加入个篮球部却也会因为想和二宫一起吃晚饭而放弃,可现在的相叶雅纪,他的世界里除了二宫这个人以外,还有更多更多的东西。


于是他表面上和那些人陪着笑,私底下就拉着二宫两个人跑去自己谈生意。一个学美术理论的和一个学圣经的跑去搞经营,第一次碰壁第二次碰壁第三次还是碰壁,但第四次第五次终于情况渐渐好转,二宫写出来的企划书让那些潜在的客户终于愿意去读一读,相叶那种似乎是天生的交际能力和笑容也让那些客户愿意坐下来听一听,再这么一次两次三次,终于谈下了第一笔的生意。




签好合同的那天晚上相叶拉着二宫去喝酒,也没去什么高档的酒吧却是跑到了二宫的家里。喝的也只是便宜的啤酒,和那单价值几千万的合同一点也不相称的只有两个人的庆功宴。


他们喝了很多,开了一罐又是一罐,就算是度数再怎么低的啤酒那么多的量叠加起来也是会让人醉的。二宫还是第一次见到喝醉的相叶,这倒也是,他们俩个再往之前的时光,就只剩下不能喝酒的高中时代了。


喝醉的相叶比平时还要来得更吵,拉着他,滔滔不绝喋喋不休地说着自己的事情。他说他是不想做什么CEO才跑去念那个美术学校的,他说那个美术大学在山里,每天爬的坡加起来都可以登个珠穆拉玛峰,他说中学的时候不是故意瞒着自己的是他那时候真的不喜欢自己家里那个氛围所以也不想让别人知道,他说他到现在其实还是不想当什么公司老板他只想去找个动物园当个饲养员。


最后相叶说,但是我不后悔。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能再次找到ニノ啊。


我喜欢你。


从以前开始就一直……




那些醉酒的告白和相叶那沙哑间带着笑意却又莫名染了点哭腔,喝多了酒的相叶看起来又是像要哭了,这让他看着就觉得很于心不忍,和以前一点没变的,做什么事情都可以轻巧解决的他无论如何都是拿相叶束手无策。


可是二宫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他当自己喝醉了,也自然就没有听到那另一个也喝醉了的人的告白。




之后的日子却也是那样。


那天晚上的事情就像错觉或者是梦境一样没有改变任何东西,和多年前那个吻一样。上司和下属,曾经的同学兼朋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签下了第一单合同之后,后面的生意就源源不断地找上了门,相叶的努力在公司里也终于被逐渐认可,再也不是一个只凭借着关系就位于人上的大少爷。所有的人都认定了对方就是下一任的CEO,之前那不冷不热皮笑肉不笑的态度一扫而空,虚情假意地却又无比热情。


可二宫却没那么好待遇了。在他身上的偏见依旧那样,他自己倒也不在意,只是继续跟着相叶,没什么怨言地做着一个比普通秘书来得多得多的工作。




再之后有一天相叶没来上班。二宫打了十六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语音留言留了一条又一条,终于第十七通电话的时候相叶接了起来,通过电波传递到耳边的声音听起来不知怎么就比平时还要低沉一点。


「相葉さん你到哪去了电话都不……」


「ニノ,我在楼下等你。」


对方一句话就堵了自己接下来所有想说出口的话语,然后那通好不容易打通的电话就这么被挂断了。二宫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却还是抱怨着穿了外套拿了包下了楼,没办法,再怎么样这家伙都还是自己的老板。


相叶开着他那辆意外的没什么有钱人气息的轿车在楼下等他。二宫上了车之后对方就直接踩了油门开了车走,好像一点都不打算解释自己早上的无故缺勤和那打不通的十六通电话。


「相葉さん……」


「ニノ你啊,高中的时候是喊我まーくん的吧?」


结果对方就扔回来这么一句话。


还没等二宫琢磨清楚对方是想做什么相叶就接下去说了,「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喊我呢?」


二宫没说话,不是答应也不是拒绝,只是难得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然后他就看见车里后视镜上映着的相叶笑了,笑的特别开心的样子。


「ニノ啊,真是一点都没变呢。」


这之后车厢里就陷入了沉默。二宫转过头看着车外的景色,路过了再熟悉不过的秋叶原又路过了经常来吃饭的御茶水,经过东京巨蛋之后,车子停在了一栋大楼的前面。


相叶也没打算把车停到地下车库里,就这么直接熄了火拔了钥匙下了车,二宫愣了愣,也跟着解了安全带下车,就这么一路跟着走在前面的相叶走进那栋大楼。


那似乎是栋住宅楼。


他想,不会是相叶他家吧,看起来倒是蛮像他会住的地方……


上了电梯到了十四层,相叶的脚步在一间房间前停了下来。


「ニノ。」


他突然喊了自己的名字,转过身,抓住了他的手。


然后,在他手心里放了什么东西。




那是一把钥匙。




「开门吧?」


「相葉さん、你……」


一瞬间很多种狗血烂俗的像是他偶尔会看的午间档电视剧的剧情流过脑海,可还没等他来得及再说什么,相叶就迫不及待似地抓住了他的手,那双比自己要大一些的手包住他被塞着钥匙的那只手,这么交叠着,抓着他用钥匙打开了那扇房间的门。


一间还没有放任何家具的房间,就这么突兀地映入了眼中。




他听见相叶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对方似乎是低下了头,那过了几年比起高中又多了几分的身高优势让他附在自己的耳边,带着呼吸的热度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让人无法拒绝。


「那天晚上的告白……你没有拒绝,对吧?」


「所以……和我在一起吧?」


「……ニノ。」


「我喜欢你。」




啊啊,太狡猾了。他想。为什么只是几年不见,当初那个单纯地都看过成人杂志了却还是不敢在体育课上抓人家女孩子手的まーくん,到底到哪里去了。


可是他又要怎么拒绝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已经被对方抓住转过了身,没有等他说出任何抗议或者不满,一个比起多年前那种青涩要来得成熟了太多的吻,就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吞没了。






TBC




PS.


一些有和没有都一样的设定。




1.总裁买的房子在饭田桥,总武线上。公司在浅草桥,坐过去会路过秋叶原。


我还顺便找了个参考物件让你们感受一下总裁大大多有钱→http://www.homes.co.jp/chintai/b-1084400017914/


2.NINO考的是上智大学的神学部,学校在四谷。爱拔总裁考的是多摩美术大学的艺术学科,纯理论的,学校在山里(×)大约单程要一小时电车+二十分钟巴士。


顺带一提是作者和亲友的学校,我们每次见面都要翻山越岭


3.虽然还没写到,不过领导是他同学,隔壁绘画学科的。


4.我并不是为了这些设定才写这篇文的,真的。









评论
热度 ( 60 )
  1. Misspink7yusoo6575の日+α 转载了此文字

© Misspink7yusoo | Powered by LOFTER